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校花在自己的宿舍被轮

校花在自己的宿舍被轮

我叫糖糖,就读于台南大学。妮妮是我的好室友兼好朋友,我们都是台北人来南部念书。
  升大二的暑假因抽不到宿舍所以与妮妮一起住在了学校给升级的一间研究生公寓里,说白了就是给有钱的学生准备的单独宿舍而已。
  虽然顶楼有点热,但是因为很便宜,又没男朋友可以靠,一个月多付4000。
  「钥匙就交给你们啰,阳台的逃生窗没有锁,看你们要不要买一个。」宿管老师说着好啊!
  我们再去买,谢谢老师。
  「终于可以休息了,好累喔。去冲个澡等等一起去买冰吃吧。」我对着妮妮说大热天,淋着冷水,冷水刺激着乳头都挺起来了,我的手轻轻的在我的34D奶爱抚着。
  「嗯….嗯…」由于妮妮在外面,不敢叫着太大声。
  「好了没啦!很久耶!我要进去强奸你了喔」妮妮开玩笑的催着我「好啦!好了啦,水很凉很舒服耶」我冲冲忙忙的擦完穿着热裤就一起下楼「咦?你们住3楼右边的吗?」一位壮硕的陌生男子问着,旁边还跟着两个穿着制服的大学生。
  「对啊!怎么了吗?」妮妮说
  「没有啦,我是2楼的,那个…因为我…怕我…烧金纸会让你们不舒服,所以问一下」陌生男子结结巴巴的说,并且他们上下打量着我们的身材。
  我自认不是很漂亮,也不高,只有165,但在班上被称为四金钗的其中一位,班上同学曾把我的照片放到表特版,想不到竟然有80推以上。
  妮妮则是一位外拍麻豆,也是四金钗之一,拥有细白的长腿,33C的美妙身材」「走了,别理他们」我把妮妮拉走吃冰了。
  两个礼拜后,妮妮因为要回台北几天,因为我要忙大一的迎新,所以公寓里就剩我一个人。
  在忙完一天的练习后买着晚餐上楼回家。
  「咦?最近都一个人喔?今天穿的很辣,很性感。」因为很热,当天我穿着背心与热裤去练习。
  上次2楼那个新生问着
  「变态,恶心。」我很生气的回他,就上楼吃饭。
  听着舒情的外国歌,消除一天的疲劳,洗完衣服后,准备去晾衣服。
  「奇怪,怎么内衣内裤夹的位置不太一样?我平常不是这样用的啊!」可能昨天太累自己用错了吧。
  躺在床上,开了通讯软件,搜寻附近的人,不小心加了一个帅哥叫小E。
  「你长的很美耶」小E夸着我,我也很开心的回着他。
  聊了一个多小时,他主动约了我周末一起吃早餐。我也答应了。就这样,跟他聊到睡着了。
  周末的早上,天气晴朗,八点半的阳光把我亮醒,还记得要一起跟小E一起吃早餐。
  去浴室刷牙洗脸换衣服。走到阳台收衣服时我大叫了一声。
  「啊!!怎么昨天洗的粉红内裤不见了???」我很紧张的在地上找,都没有发现。
  衣服跟内衣也被动过的样子。到底怎么了,看了一下逃生窗,有扣好啊(但是一直都没有买锁,还是去买一个比较保险。
  约的时间也快到了,想想今天要穿什么去,第一次见面总不能失礼。
  选了一件可爱背心以及热裤(我最喜欢的穿着)看了一下很满意。
  忽然厕所的门开起来,我往后看,竟然是2楼的壮硕男子与那位高中,手中分别拿着我不见的那件内裤以及衣橱内的蕾丝丁字裤。
  我大叫了一声,他们连忙过来把我的嘴摀住不让我叫出声并且把我抱住。
  「妹妹,竟然这么骚穿丁字裤啊!给男朋友看的吗?啊?每天看到你我都要打一次手枪,很累的呢!」壮硕男子调戏着我「对啊!!害弟弟都没心情上课,而且刚刚从顶楼爬到你的逃生窗很累呢!!差点掉下去,想说你平常都很早出去,结果你竟然在,吓死我们了,害我们躲在厕所里好闷喔。」高中生附和着「呜..呜」想讲话却被摀着嘴说不出话来。
  壮硕男子说:「妹妹,身材那么好,奶多大啊?跟阿成哥哥说一下啊。」说着说着,一只手不安份的往我的左胸部放上去。
  「呜…呜..」我一直叫不出来,身体因为被壮硕的阿成抱住,跟本无法动。
  「姐姐,你的身上好香喔,有喷香水吗?哪一牌的啊??」高中生问着,鼻子边靠在我右胸上闻。
  我一直摇头以及摇身体,试着想甩开他们。
  「好像不是衣服的味道,是从里面散发出的耶!!那我打开来看看啰。」高中生边说边把我的背心很上拉。
  为了不让他得逞,于是我的脚就乱踢,踢到他的小弟弟,他痛着蹲下去站不起来。
  阿成见状,就从他身上拿出一把美工刀,抵着我的胸部说:「别乱动,不然刀碰到奶子,可是会很痛的喔。跟阿炮道歉」我吓到不敢乱动,阿炮站起来跳了一跳,很生气的跟我说:「姐姐我这么温柔你竟然这样对我,我只是要闻看看香水牌子而已。既然这样,那我就绅士一点。」说着又从口袋拿出一把瑞士刀对着我说:「请你自己来吧。」看着两把刀对着自己,惊吓过度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只好脱了背心,把手放在内衣上保护着自己。
  「就这样?那我怎么闻」阿炮说着看着我的短裤。
  「快啊,不是很骚,平常还会穿丁字裤,羞什么」阿成笑着对我说「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我已经哭着对他们说忽然间,一片冰凉的东西碰到我右乳,原来阿成将刀子靠在我的只穿内衣的乳房上,我吓的不知该怎么办。
  「好..好..我脱,我脱」我吓着边哭边脱,拜托不要这样..
  求求你们,我把我钱都给你们,就这样我只剩下前扣式绕颈内衣与一件蕾丝内裤。
  「钱,我们不缺钱啦,唷~是从前面开的奶罩耶,而且内裤看的到毛唷!这么想被看喔!哈哈哈!」阿成充满淫秽的笑着且从后面抱着我他的手则不安扮的往我的乳房上不停的揉着,「哇!第一次抱这么香的美女。」我感觉有硬硬的东西顶着我,似乎是他勃起了。
  「成哥,我来教你怎么开这奶罩。」阿炮说着说着熟练的把我内衣的前扣打开,我的D奶瞬间弹了出来,第一次被男人看到自己的乳房,而且还是不认识的,手被抓住了不能挡,所以我转头不敢看着阿炮。
  「哇!是粉红色的耶!!极品耶!成哥,看来我们这次爽到啰」阿炮兴奋的说着用他的嘴猛吸我的乳头,手也没闲着抓着我的奶。
  「呜..呜..不要这样拜托」我哭着求阿炮离开我的身体,第一次被男生吸吮乳头,我的身体瞬间像被电到一样抖了一下,虽然有点舒服,但毕竟不是我想要的。
  身后的阿成出奇不意的舔了我的耳朵,我又像被电到一样,叫了出来,阿成顺势的把他的舌头往我的嘴巴伸了进去,与我的舌头交缠着,双手也没停住的往内裤里伸,抚摸着我的三角地带。
  我摇头崩溃着,从来没被自己以外的人碰过的地方,都失守了,想着对方有刀,不知该怎么办。
  「哇,小骚货,竟然湿了唷,不是不要吗??啊!」阿成说着。
  可能因为紧张又第一次被碰的原故,我发现我的内裤湿湿的。
  「拜托不要这样,放放好不好,我要留着给老公的,你们这样是不对的,如果你们离开了,我就不跟你们计较好不好,而且我把钱都给你们。」我求他们阿成笑着说:「我们不是那种人,不会强迫你,会要你亲口叫我们干你才会干你。给你个机会,如果你通过了,我们就放你走。」「好好好,什么机会」我紧张的连忙点头
  「把内裤也脱了」阿成命令
  「为什么?不是说要给我机会吗」我无奈着说着「妈的,啰嗦什么,再不脱机会就收回来」阿成大声说「好…我脱就是了..慢慢的我也把蕾丝内裤也脱掉,看到爱液与内裤牵丝着,我的下面竟然湿透了」一个女大生坚挺的乳房,以及神秘的三角地带,竟一览无遗被两位陌生人看光了,我很羞耻的低着头用手把自己三角地带遮住。
  「靠,超美的,你一定的校花吧」阿炮口水直流的说「三个考验都通过,我们就饶了你,而且10000块就给你当遮口费」阿成看着我「第一,如果你撑的过我们骚痒三分钟,就算你赢。开始。」我连开口都来不及,他们两个就开始把手伸到我的腰、耳朵「哈哈哈,好痒..好痒..不要这样,哈哈哈…哈哈哈….」笑得我肚子好痛,他们一直对着我的腰、脚底不停的骚痒边问着:「投不投降啊?给我们干就不用受苦了啊!哈哈哈哈」「我….不…..要….!!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哈哈..你们…哈哈..不..可以..哈哈….这..哈哈..样…」笑到不能自己的我断断续续的说出话来。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停了,我一直喘着肚子好痛。
  「靠,很厉害啊,竟然可以忍着,接下来换我出题,撑的过我们的挑逗,就算你赢。」阿炮说着「你们要干麻」我惊恐的问。
  「放心,不会插进去,只是摸摸啊。」
  阿炮一副淫样对着我说说的就把手放在我的乳头上,阿成也将他的手放在我的三角地带,手指放在我的大阴唇上且碰到我的阴蒂。
  「嗯..嗯…..嗯…..不行啊,那里不行」
  阿炮一边用手指爱抚着我左边乳头,舌头舔着右边的乳头,由于我的乳头很敏感,忍不住的叫出来。
  「啊..嗯…..嗯…呜….不行真的不行,不要。」虽然阿炮只是高中生,但是被他这样用真的很舒服,不能不佩服他的厉害,但是强迫我就是不行。
  另外下面也不停的被阿成攻击着,手整个包覆着我的三角地带,不停的左右来回快速动。
  自己虽然会自慰,但是没有这么被刺激过,叫的更大声了。
  「啊..下面也不行,嗯….啊…….嗯..啊…..快要不行了,拜托不要了。」我求绕着「给我们干就不用这么痛苦了啊,对不对?大学生了,应该要很聪明才对啊」阿成羞辱着我「不要…嗯….啊….不行,我………说不行就……啊….嗯….……是…嗯…..啊…….啊…………….啊…不行,你们不能…啊…..嗯…啊…强迫。」我边伸吟着边说
  终于被阿成的手用到快要高潮而大声叫着,啊….啊………不行了不行了….
  阿成的手更加速了说:「给不给干啊??蛤?」
  「不…啊…..不……啊…………不要...啊…啊…….真的不行了…………..」我竟然被两位陌生人玩到高潮而软脚了整个坐在地上喘气着。
  「这么坚持喔,爽了还不给干」阿炮说着
  好吧!最后一个过了就算你赢了,阿成说着说着拿我的衣服把我的眼睛盖着不让我看。
  「你们要干麻??」我惊慌的问
  等等你就知道了。阿成离开了一下不知去哪。而阿炮就在旁边摸着我的脸颊。
  忽然我听到阿成不知跟谁说话,我听到我的门被打开了,大声的问:「你们干麻?谁进来了?」「不要问那么多,真啰嗦。」阿成很凶的说
  隐约的听到好像有铁架的声音慢慢的滚到移到我的身旁,似乎是我的晒衣铁架。
  接着他们抓住我的脚,把膝盖弯曲夹着一只铁杆(应该是从晒衣架拔的),并用胶带把我的膝盖黏住,我的脚整个呈M字的被架住,根本不能动并要我躺着。
  「你们放开我,不要乱来」我大声的斥责
  「放心啦,不会干你啦,最后一个考验,2分钟就好,很快的撑过去就没事了」阿成很豪气的说接着我听到轮子一直在我旁边不停的移动,似乎在侨什么位置。
  阿炮很温柔的跟我说:「来,手往上伸拉着我的手,应该会比较好一点。」我充满着疑惑,双手慢慢的往上伸直,阿炮温热的手掌牵着我,虽然脚被控制着,手在我头上面被阿炮拉直着很羞耻,但为了能逃脱他们,我豁出去了。
  「确定要来第三关吗?还有反悔的机会喔。嘻嘻嘻」阿成笑着说
  「来就来,我没在怕」我坚定的说
  「这次我们准时,我计时两分钟喔,哔!」阿成开心的说,并且按下了定时器。
  这时我似乎听到恰!恰!的声音,好像是打火机的样子。
  「你们要做什么?」我开始后悔了。
  忽然间,乳头一阵灼热感,我大声的叫好痛!!不要!啊…..
  阿炮把我眼睛的衣服拿开,我看到他们把分别在我乳头上方的位子把蜡烛用橡皮筋梆在我的晒衣杆上,看到那橘红色的火焰不停的滴下液体,落在我敏感的乳头上,好刺痛。
  「呼!!呼!」我试着努力吹气试着把火焰吹。
  「别吹了啦,不会熄啦,只要有一根熄的话时间是会停下来的,两根熄的话时间是会重来的,你就保佑着这里面没有风吧。哈哈哈」阿成奸炸的笑着。
  「啊…不要,不行….好痛….呜呜……..啊……..呜………..啊,求求你们拿开…好烫,好痛。」我求着他们「加油啊!!美女姐姐,你看,还有1分26秒,撑过去就好了。还是说你要投降呢?这样就不用受苦了啊!。」阿炮拿着倒数计时给我看「呜….不要..不要,不可以,不可以给你们………我不…痛。」心里想着还有一分多钟,撑过去就好了,要忍住。我抬头看着我的的胸部,发现已经很看不到我的乳房以及乳头了,而且一片红通通的蜡。
  「啧啧啧…小宝贝,很会忍喔,剩一分钟,没地方滴了,来,小黑,我们换个位置吧。」阿成笑着说并且与刚进门的国中生将架子往下移至我的大腿上方。
  两个滚烫的蜡油就这样的往我白嫩的大腿上不停的滴着,正常人的大腿内侧就很敏感了,何况是一位女孩子呢,女孩子的大腿怎么禁得起这样的攻击呢。
  我不停的大叫着。
  「啊…………不要…….那里不要…………..好烫…好烫….阿..不要…不要..求你们拿开,我不要,我不要….」我大声的求着他们。
  「做人要自己努力,才会有收获,不劳而获可是不好的喔,老师都没教吗?再不努力的话,可能会滴到特别的地方喔」阿炮说着并且往我的三角地带指。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我根本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两分钟的时间,就像一年一样的久,我的大腿好烫好烫,又被绑住不能动,并且深怕着等等会往我的阴户上滴蜡,我的心好乱。
  「好…好…我…呜…..啊….….给你们」我受不了了痛苦而胡言下了决定说「给我们?给我们什么呢?妮妮女。」阿成疑惑着说「给….啊……给你们…用,求..你们..停下来」我不甘心求着他们「蛤?用什么?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耶。」阿炮得意的笑着说「给…给你们干…什么都听你们的,求求你叫他不要继续滴了」我仰头苦苦的哀求着阿炮。
  「真的什么都听我们的?答应了可不能后悔喔,我们怎么玩都可以吗?」阿炮问着。
  「对对对,什么都听,怎么玩都可以…..拜托你停下来。」我继续求着阿炮这时阿炮把定时器停下来给我看,「00”00”41」「啧啧啧,剩不到一秒耶!差点你就赢了呢!!可惜啰。」阿炮得意的笑着我见到时间,觉得好后悔,怎么不多撑一下子就好了。
  看着蜡还在滴,我大叫着:「不是..要停了吗?」。
  「对啊!!本来要停了,但是你说要听我们的话的,我们想继续滴,不行吗?哇哈哈哈!!」阿成的笑让我很惊恐「阿…不要…你们骗我….呜….啊…不要…不要啊。」我崩溃的叫着,动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蜡不停的往我的大腿、小腿、身体上不停的滴着,蜡烛烧完了,再点一只新的。
  「阿…啊…不要..不要啊…真的好痛…好烫…呜…。」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此时屁股感觉一股温热的水在流动,原来是我痛到失禁了。
  「哇,姐姐竟然尿尿了」那位国中男生小黑说
  「妈的,真恶心,啧啧啧,难得看到美女尿尿,哈哈哈。让她休息一下,去把自己洗一洗弄干净等我们」阿成把蜡烛吹媳了,并叫他们把我身上的胶带剪掉。
  「呜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
  我大声的哭着,并缓缓的移动自己的身体,除了脖子以上,身体正面几乎都被蜡滴满了看不到皮肤,连动一下都有点痛,看着这样落魄的自己,我也只能一直哭往浴室清洗着。
  「叮咚」「叮咚」我的手机不停的叫着,我在想,可能是小E等我等太久了。
  因为他们都在,也无法拿手机而作罢。
  冲着温水,慢慢的把自己身上的蜡拨掉,而他们在浴室门口不停的看着我冲洗,从小到大没有这么的羞耻过,气的用手槌墙壁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啧啧啧…别生气嘛,等等哥哥疼你,乖乖,慢慢洗,洗干净点,哈哈哈」阿成得意的大笑着「成哥,你真的很糟糕耶!害美女姐姐哭了,姐姐,我帮你骂他了喔,等等弟弟秀秀喔,嘻嘻」阿炮调皮的说「老大,我第一次看到女生洗澡耶,真的没跟错老大,哈哈哈」小黑笑听他们说完,我大声的哭了,想不到竟然被三个陌生人这样的调侃,而且还有两个小屁孩,好不甘心。
  我被壮硕的阿成抱到床上,身上一丝不挂的在他们的面前,我抱着枕头把自己缩起来,试着保护自己不被看光。
  而他们也把自己的衣服都脱光了,
  发现他们的鸡巴都已经翘的很高。我目前只看过前男友的鸡巴,他说有16公分,只帮他口交过,因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给未来的老公,没有跟他进一步。
  但是看到阿成的我吓到了,目测应该有16公分以上,且直径根本像外国A片男优的尺寸;阿炮虽然是高中生,然挺起来时也跟前男友差不多;小黑则是毛没有很多,应该是刚青春期而已,包皮刚退一点点,长度也不输阿炮。
  「来啦!不要躲,让我看看有没有烫伤」阿成过来把我枕头拿开,并把我压着。
  我的力气当然比不过一个壮汉,只能任凭他压在我身上不停的亲吻、揉着我的奶。
  另外两个手也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抚摸着。
  我就像玩具一样,任凭他们肆意在我上玩弄。
  「嗯…啊…不要,那里不…..行…不要那么….快…啊….啊」阿成熟练的用他的舌头快速的舔我的阴蒂,不说真的很厉害,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被他这样玩弄了。
  阿炮努力的用手指抠我的左乳头,右乳则是被小黑的舌头努力的舔着,可能是刚被滴蜡完后的剌痛感,乳头变的特别敏感。
  「嗯…嗯…..啊…..不要…嗯….你们这样….是…嗯….啊…犯法的..啊…」他们怎么可能理会我的要求呢,我的抵抗,反而成为他们兴奋的动力,更卖力的玩着我,我就像一块肥羊,正被一群狮子吞食着。
  「好了,要准备重头戏了,哥哥要来帮你转大人啰,哈哈哈」阿成笑着说「成哥,要不要我去楼下拿保险套啊?」小黑问着「妈的,你是怕我得病吗?人家是处女耶!很干净的,是准备留给老公的。今天就当她的老公,还要戴吗?哇哈哈。你们还小,去拿套来戴。」阿成念了小黑一下「求求你,不要插进来,我用嘴巴好不好」我哀苦的求成哥「妈的,还有得挑啊?要不要也叫我们自己打完枪就走人啊!」阿成大声的对我说「拜托你,那求求你戴套子好不好,今天很危险,你戴套想怎样都行」我苦苦的求成哥,想当然没有用「少啰嗦,脚张开。」于是成哥不顾我哀求,将他的粗硬的鸡巴慢慢的往我的小穴口移动,一直上来的来回磨擦。
  「不要。」害怕的我试图移动身体让他不能进来,但女孩子的力量总是小于一个粗壮的男人,就这样他硬生生的从正面插进来了。
  「啊..好痛…太大了,不要啊….好痛。」
  我的小穴第一次被那么粗的东西插进来,根本痛到不行。
  我拚命的喊着。「嗯…啊..嗯…啊….不要…好痛..」「这小穴还真紧,都快把我的屌给挤出来了,上次阿炮抓来给我干的处女,根本是假的,妹妹啊,教一下我其他的妹妹啊!!看看怎样才会像你这么紧,这样我才能够天天爽啊,哈哈哈。」阿成得意的说「嗯…啊…啊..你快离开我…嗯…….嗯….啊啊啊..」我渐渐的不那么痛了,也慢慢的习惯他的粗大的阳具在我里面进出。
  「叮叮叮」「叮叮叮」是我手机传来的讯息声,我在想应该是小E。
  「吵死了,你们谁去把他关掉」阿成命令着他们于是小黑把我的手机拿起来,准备关掉,但看着他一直滑着我的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哼..哼…啊…啊….啊…那边不行,不行….啊…会想尿尿。」我继续呻吟叫着。
  「唷,顶到舒服的地方了吧!!没有关系,尿吧,哥哥等等帮你好好洗干净。」阿成笑着。
  另外阿炮也没停下来玩我的D奶,不停的吸吮着以及揉着。小黑则是拿我的手机靠我很近。
  「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下面不停的被阿成的大阳具给冲撞着,他体力似乎很好,每一下都是很快的进出,完全没有喘的感觉,而又粗又长的阳具,每一下都顶到我的子宫颈,让我受不了。
  这时我发现小黑不停的对着我的手机笑着,好像在看我的讯息,而且又靠我很近,这时我有不详的预感…「叫你关手机你在干麻,还不过来帮忙让姐姐舒服。」阿炮对着小黑说「我让他的男朋友听他的叫声啊,哈哈,好好笑」小黑很开心的笑着。
  男朋友….我顿时整个心凉掉了,该不会他是录音传给小E…糟糕,那么该怎么跟他出去,怎么跟他交代录音档。
  「不要,你放开我的手机,不要碰。」我拚命的喊着阿成见状,更用力的、更快速的干我,让我叫的更大声。
  「啊啊啊啊…..啊,不要那么快啊….救我….」我大声的呻吟,且大喊希望他录音对方有听到我的求救讯息。
  「吵死了….给我含着。」阿炮把他的鸡巴塞到我的嘴,让我闭嘴。
  「呜…呜…」我的嘴被阿炮的鸡巴给塞着说不出话来。
  「姐姐,刚叫救命时没有录音,哈哈」小黑笑着说「呜呜…呜…呜」我也只能呜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阿成停了,命令我说,像条母狗一样的转过去。
  我整个人被抱着转过去成背后式,而阿成的阳具始终没有离开我的小穴过。
  「这招好像很容易顶到舒服的地方喔,妹妹。对了,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来自我介绍吧。我叫阿成,他是阿炮,他是小黑。换你啰,记得名字学校加三围喔,还有现在做什么事,哈哈哈」阿成用背后式边干我边说。
  「嗯..哼…哼…啊..啊….不要……」我呻吟叫着。
  「不要一直叫啊,如果我换姿势后你还不叫,我就射在里面喔。」阿成威胁着,并叫小黑开始录像。
  我惊慌了,试着说出话来:「我…我叫…陈糖糖,市..立…嗯嗯…啊….台南大学二年级,哼哼…啊啊啊……34D,25,33,现在…..」「现在在干麻啊??」阿炮问「现在..被强暴」我回答。「啊???你说什么??」阿成更加大力的顶我。
  「啊啊….不要啊..,现在….在做爱。」我羞耻的回答。
  「做爱…就不是犯法啰,哈哈哈。我们继续做爱吧。」阿成羞辱着我。
  这时阿炮也将他的阳具往我嘴塞,小黑则是边摸我的乳房边用我的手机录音传讯给小E并给我看。
  「呜…呜呜….」我根本叫不出来,又看着小E回我是不是在看A片,还是在跟男朋友做爱,怎么还不出现,我觉得好丢脸。这时不知哪来的勇气,一口气的用力咬阿炮的阳具。
  「啊..好痛!竟然咬我。」阿炮痛的大叫并试图用手把我的牙齿扳开,小黑则是吓到傻了,而阿成用力扯着我的头发并从后面掌我巴掌,想让我松开。
  我怎么可能承受的了他们这样打。因为太痛了,所以我把牙齿松开,我的嘴似乎有着血味,应该是阿炮阳具流的血,而阿炮的下体也因为被我咬痛而软掉,我心里正得意。
  「妈的,刚踢我就算了,还敢咬我…看我怎么修理你。啪!啪!」阿炮狠狠的瞪我,并给我两巴掌。阿成抽离我的身体,并问阿炮有没有事。
  「还好我够硬,不然就被这婊子咬断了。」阿炮自豪的说。
  「臭婊子,还敢咬我们家炮哥,你知道上次踢他的女的,下面被他用蜡给封起来了痛了很多天,你是不是找死。」这时阿炮往我桌上拿起了一只剪刀后又放下了,他拿起了我夹腋毛的夹子走向我这边。
  「好啊,你让我下面痛,我就让你尝尝滋味,成哥、小黑,帮我抓住他,把他脚打开,我要让他干干净净的。」阿炮眼神充满愤怒说
  「你要干什么….对不起…对不起…不要过来..」我惊恐的往墙角缩着。
  我被阿成抱住,小黑把我的脚打开成M字型,阿炮则拿夹子把我的阴毛一根一根的拔起。
  「啊..好痛,好痛,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对待我,我错了,我什么都愿意做,我不会再咬了,对不起,呜呜….啊…..」我再怎么呼求,请求阿炮根本听不进去,杀红眼的一直拔,一直拔。
  「来不及了你这骚货,你本来就什么都要做了,叫你不!能!咬!了!你!还!咬!
  让你知道下面被伤害有多痛。」阿炮气愤的边说边拔。
  「不要…啊…好痛,好痛啊…..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做..都做…」我哭着哀求当然没有用,就这样眼睁睁的哭喊看着阿炮把我的阴毛拔的一乾二净。
  阿炮转身拿了镜子照着我的小穴给我看。「小骚货,没有毛这么漂亮啊,看来以后要一直保持这样啰,哈哈哈」阿炮笑着「呜呜…」看着我的三角地带像小孩子一样没有了阴毛,也因为拔毛的关系而发红,因羞耻的哭了。
  「别哭,好好的完成你的工作,再给我咬,我就把你的牙齿拔光,让你以后都只能用含的」阿炮对着我说完后,又把他软掉的鸡巴放到我嘴里说:「把他含到射!」「呜呜…」经过刚刚的教训后,我也只能听话努力的吸,希望不会再受苦。
  「那我帮你处罚他一下好了,小黑,把下面用硬套子戴起来躺下。」阿成说「谢谢老大,谢谢老大」小黑开心的看着帮阿炮口咬的我打手枪,硬了后戴套躺下。
  「坐上去让小黑爽」阿成命令着我
  怎么办,我竟然要被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国中生插入了,我觉得好没有尊严,但是又怕被教训,我也只好乖乖听话面对着小黑并坐在高耸的阳具上。
  「哇…原来这就是干女人,好爽喔!」小黑兴奋的说着并且开始扭动他的腰「啊啊啊….啊…恩…嗯嗯…..不要….」虽然小黑只有国中,但是他的生殖器硬起真的很硬,并且是弯的,虽他的动作似乎很生涩。
  「嘴巴再给我离开试看看」阿炮很凶的对我说,并且一进一出的猛将他的鸡巴往我的嘴里塞。
  此时发现有个热热的东西往我菊花口顶,「呜..不要。那里不行。」我意识到阿成即将把他的阳具插入我的肛门。
  「听话,放松,才不会痛喔,不然流血的话我可不管喔,这可是要处罚你刚做的错事」阿成对着我说我听见,想刻意放松,但怎么可能,我的下体被小黑插着,括约肌一直定是缩起来的感觉,怎么可能放松,我夹的很紧。
  阿成慢慢的将他的大阳具一寸一寸的慢慢插进来,直到整个没入了我的肛门,就像许多天没上厕所,粪便出来那种撕裂痛感。
  「呜呜…呜呜…好涨,好痛…呜呜..」我的嘴必须含着阿炮的阳具而叫不出来,下面又被小黑插着一直顶到G点,阿成的下体一直在我的直肠壁里面进进出出,好难受。这时我才意会到我身上能插的,都已经被他们插入了,就像一个玩物一样,我觉得好羞耻好羞耻。
  「啊啊…好爽啊,竟然是漂亮姐姐帮我破处」
  「很会吸嘛,还说是处女,骗人的嘛」
  「前后都被我干过了,这骚货真好干」
  「呜呜…呜…嗯….嗯..」虽然是被强暴,但因为身体的兴奋骗不了自己的大脑,我随着他们的抽插呻吟着我们就这样维持这个动作一段时间,我发现小黑似乎越动越快,喘息声越来越大。
  「啊啊啊…我要射了,要射了..啊啊..」
  小黑射了,我感觉他的阳具在我的体内软掉。
  过没多久我感觉喉咙里有一股又热又浓的液体,那刺鼻的腥味直冲我的鼻腔。
  「啊…啊…射了…给我吞进去,不可以吐出来,还有,舔干净,让我看到有一滴精液在上面,你知道后果的」「呜….」我摇着头拒绝,但是阿炮的下体太长了,精液直接往我喉咙里射,根本无法吐出来直接留进去,我的喉咙就像着有一把鼻涕在里面,湿湿滑滑的很不舒服,一直有恶心的感觉,但我又必须听话的继续舔他的鸡巴。
  「要我射在哪里啊??小宝贝,射在屁股里面还外面啊?给你选择」阿成问我「呜呜…啊…外..外…」我话还没说完就感觉阿成的鸡巴在我的直肠里抖动着,而且感觉热热的东西在流动,但他的鸡巴还是硬的并继续插。
  「你..怎么可以…射里…面」我很生气的问阿成。
  「喔,年纪大了,来不及了啊,哈哈哈」阿成笑着说。
  『喔喔…好爽好爽,就是这种感觉,啊…..啊…』这时又有一股热热的液体从阿炮的鸡巴流出来,像水一样。是尿,阿炮尿出来了,我猛摇头着但还是吞下去了。
  他们纷纷的离开了我的身体,阿成把我抱了起来说:「来,哥哥帮你洗一洗,这样才不会AND喔。」「成哥,是DNA啦。哈哈!」阿炮笑着阿成。
  我挣扎了太久,整个人无力摊软在阿成的怀中。我感觉我的屁股有一条滑滑的东西,应该是从我肛门流出来的阿成的精液。
  在浴室里,他很仔细的将我冲洗,似乎很有经验。接着他把莲蓬头给转开,将管子直接插入我的肛门,因为肛交完又有阿成的精液润滑,所以很容易就滑进去。
  「啊….不要..好涨」我痛苦的叫着,不知道有多少的水往我的肠子里面流。
  他将水管拿开后,我瞬间将里面的水也拉出来,连带着一些粪便也出来了。
  「呜呜…」我竟然在三个男人的面前大便了出来,好丢脸好丢脸,好想把自己的脸给埋起来。
  「哈哈,好臭喔」他们一同笑着我。「多洗几次就不会臭了,再来」阿成又反复了几次。「呜呜….呜…」我难过的哭着,却只能一直又一直的被灌肠,再拉出来。
  直到我拉出来的水没有黄黄的粪便。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大学生小姨子的湿滑粉穴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